武亦姝学校江西籍老师谈古诗词教育——惊艳诗句出自传统文化读本

      黄荣华说,不同学生对古诗词的学习兴趣和能力不同,但高中生应该接受并且能够欣赏古诗词,“文化在我们每个人身上的烙印终归会显现出它的力量,高中阶段是人生观价值观形成的关键时期,每个学生在高中阶段都应该对中华传统文化有初步的认识”。

      记者发现,很多家长喜欢在孩子婴幼儿时期教古诗词,并以小孩能背诵古诗词为荣。但到了小学、中学后,绝大部分家长都弱化了对孩子的“诗情”培养,取而代之的是英语、奥数等功利性教育。黄荣华如何看待古诗词教育持久性的缺失?

      黄荣华说,影响古诗词教育持久性的因素包括三方面,其中就包括上述“个体差异”,有些小孩子在古代诗词方面有一定的禀赋,家长和学校在教育时不能将这一禀赋“灭掉”。另外两个方面是家庭环境和社会环境。

      “如果家庭没有浓厚的古代诗词学习氛围,同时又没有禀赋,而又想培养孩子对古代诗词的兴趣和理解力,这就要政府、学校改变体制性的教学模式。”黄荣华说,真正的诗词教育不应该是一种“技术培训”,而应该真正融入基础教育,诗词的意境和“我的生命”融为一体,这样才能让孩子收获乐趣,受益终生。

      谈及如何学习古代诗词,黄荣华表示,今天我们在放声诵读古代诗文时有许多方式,有人强调用古调(如唐调)吟唱,有人认为普通话更好。他认为如果没有特别的场域要求,其实用自己最自然的声音朗读即可。要特别说明的是,如果能找一本讲古诗词格律的书(如王力的《诗词格律》)读一读,了解这方面的一些常识,对自己的诵读一定大有帮助。

      另外,黄荣华说,幼儿、少儿、初中之前的孩子,适合读一些形象感更强的古诗词,如《诗经》、唐诗、宋词和少量的《论语》中与生活联系较紧密较浅白的名句。“古代的启蒙读本‘三百千’(《三字经》《百家姓》《千字文》)不能直接拿来作为今天孩子的启蒙读本。”(记者袁思东/文)

      黄荣华,1962年出生于九江修水,曾就读于九江师专,1984年7月-1988年6月任教于小斗岭中学,之后到河南、上海工作。现任上海市语文特级教师、上海市首批正高级教师、复旦大学附属中学语文教研组组长。

上一篇:育才教育集团开展古诗词教学研讨活动 下一篇:没有了